幸福渠畔的綠

作者:封清 時間:2019/12/24 17:58:01 12291人參與 7 評論
言宋點評:遠離故園的他鄉人,也只有在對往事無盡的懷想中感受著鄉愁。

      幸福渠是屬于父輩的。上世紀七十年代初,舉國大興水利,父親剛好二十歲出頭,身上的血正滾燙著,幸福渠就是他們那代人肩挑手提,用鋤頭在大地上摳出的一道血管。

挖這條渠的是一群無私的人,他們的心思不摻雜任何功利,和渠里的水一樣,純潔透明,他們挖這條渠,完全只是為了改造沿途的旱田。他們發動幾十個村子的人,奮斗了整整幾個月,想象著清澈的水無聲的漫過田埂,漫過腳踝,浸過禾苗的腰身,盼望著能夠多出產糧食,解決溫飽。扁擔寬,丈把深的溝渠按照計劃延伸,跟他們想象的一樣,穿過平地和山崗,綿延幾十公里,一直匯入高沙鎮的蓼水河。沿途散落的旱田變成水田,牛將代替人力,水稻代替紅薯高粱,每個人可以多分得口糧,他們取得的成果,和對那個時代的奉獻,全部體現在糧倉里。

他們那個集體,有著鐵水般的凝聚力,從挖這條渠開始,就成了時代的一面旗幟,飄揚在湘西南的大地上,經歷了近半個世紀風霜雪雨的洗禮。

湘西南屬丘陵地帶,山多,河流稀少,春夏雨多,是山洪暴發的季節,千山萬流,壯觀之后,是災難。當季節轉換到夏末,雨水稀缺,烈日長空,蟬鳴把老槐樹高大的軀干壓彎時,干旱也隨之而來。幸福渠修建之前,水利灌溉不便,在用水問題上,鄰里間的齷齪爭吵是家常便飯,甚至還引發過村與村之間的大型械斗與矛盾。

七十年代修建的幸福渠依舊無名,它只是一條藉藉無聞的溪流,旁邊的馬路也只是一條鋪滿沙石的機耕路。直到2008年,建設新農村,當地政府利用這條鄉道的便利,把溝渠和機耕路做了硬化,將道路北邊的水田全部征收,改為宅基地,規劃出一個嶄新的村莊,鄉道和溪流也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,幸福大道和幸福渠。

新建的村落,是從四面八方的村莊遷居而來,年輕人走南闖北,積累下來一些財富,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老房子扒了,在幸福大道邊買個地基,蓋上高樓,后面的人不甘示弱,也相繼搬遷過去,漸漸的,村莊有了城鎮化的雛形。

水泥漫過溝渠,漫過公路,漫過屋頂,打開門就是平坦硬化的馬路,告別了從前那種泥濘的苦楚,幾輩人渴望的生活,在改革開放至今40多年間幾乎全部實現。

這種積累和改變靠的是一雙手,這雙手是勤勞、拼搏、節儉、不服輸的代名詞,大垅村子弟用他們的雙手改變了家鄉的面貌,改變了幸福渠的風景,也改變了幾代人的生活,而拼搏中的苦難,汗水,掩面而泣,也都是這雙手默默地擦拭掉。

然而這雙手的主人正在老去,開挖幸福渠的那群人在相繼離開。對面的德伯因為疾病去世,旁邊的躍進叔因為癌癥離開人間,他們把一輩子的青春年華都留在了這片土地上。我的叔叔,年輕時走南闖北,為人稱道的泥水匠人,像甘蔗一樣把汁水獻給了城市,最后被病痛折磨得只剩下一副骨架,臨走時才五十多歲。我的父親,那個平凡的老農民,經歷過兩次大型的手術之后,胸中的斗志被消磨殆盡,終日里背著魚簍,和山水晨昏相伴。

挖渠的人在相繼離開這個世界,沒有挖渠的人在相繼離開家鄉,唯有這片大地不動聲色。從冬天的荒涼肅靜到春天的青草萌芽,從夏天的碧茵連天到秋天的滿目金黃,青色的時候靛青,花開的時候萬紫千紅,葉落的時候渠水瘦成一線。當年挖渠的那群人,面龐上都是歲月刻下的詩句,但他們無言,只是默默地堅守著鄉村,也許還有人記得,也許大家都不愿意去重翻歷史,他們自己都很淡然,溪水無聲流淌,像一道傷口,深刻地記載著一段歷史。

我沒有親眼目睹幸福渠的誕生,但我看到了它從熱鬧到荒涼的過程。兩岸的楊樹,柏樹和香樟樹,向著遠方無盡的延伸開去,四周的稻浪在炙熱的風里起伏,像綠色的濤浪,氣勢無邊無盡。天空蔚藍,和億萬年前一樣干凈,山群靛青,和億萬年前一樣厚重,只是歲月無情,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,包括挖渠的那代人,包括我們的親人,包括我們自己。我們追逐著城市的生活,迷戀于花花世界和物質享受,對莊稼不屑一顧,他們幾乎視而不見,他們也無力去改變,在當年的淳樸面前,今天綴滿了花哨,面對翻天覆地的改變,他們茫然,不知所措,他們更相信自己,相信他們那一代人,才是土地的靈魂,于是繼續躬身彎腰,面朝黃土,用他們的方式忠誠的守護著土地。

他們堅持住在老房子里,即使搬進新居,也不會增加多少快樂。電視機,白熾燈光,堅硬的水泥墻,把人和自然隔離開來。城鎮化的村莊,沒有炊煙,沒有雞鳴犬吠,沒有水牛留下的腳印,沒有湘西南土豬粗糙的哼哼聲,也沒有了麻雀跳躍的身影,它們去了哪里,沒有人關心。半開的鐵門里,只能聞到煙味和咳嗽聲,即使偶爾有歌聲傳出,也是半個世紀之前的。

幸福渠的六月,溪水淙淙,不知疲倦的流淌,渠畔的綠意不減當年,大地布滿陽光,所有的一切就像一片膏藥,貼在我的胸膛,它們也許能夠愈合我的鄉愁,但阻止不了一代人的離開。面對正在老去的那些面孔,我的心里偶爾有種戰栗的感覺,幸福渠離我越來越遠,我越來越慌張,因為擔心一些未來的未知的事物,而更加無所適從。

 psb.jpg

0
感謝鼓勵,多謝打賞!
資訊上傳:封清     責任編輯:武岡人網   

網友評論

網友評論不代表武岡人網立場哦!請文明發言,非法字段將自動顯示成星號(*)

7條評論

還沒登錄,馬上登錄! 登錄立即注冊
請登錄
熱門評論
  • 2019/12/24 23:34:02 21
    毛澤東時代,農村到處都書寫著:水利是農業的命脈。在我家鄉,水渠是父輩用低廉的工分修出來的,解決了無數良田的灌溉。可如今,父親早年領著大伙修的渠道,已成了小水溝,渠床早已被沉淀的污泥擠得幾與渠岸齊平。父親當年修渠的那一輩作古的多,健在的很少了。每次回家很是感慨。感謝封清的好文,讓我有了如許感慨。
    都梁渝州路漫漫,夢回故園情悠悠。
  • 2019/12/24 23:37:32 22
    農村顯得老氣,如果說還有那么一點生機的話,就是修了很多漂亮的房子,以及一些與爺爺奶奶相伴的小孩。
    都梁渝州路漫漫,夢回故園情悠悠。
  • 2019/12/24 23:43:17 20
    隨著兄弟一家的外出,父輩及至親的離去,便失去了返鄉的動力,故鄉已成遙遠的風景。
    都梁渝州路漫漫,夢回故園情悠悠。
  • 2019/12/25 10:58:07 18
    厲害了!
    陪伴,是最長情的告白; 相守,是最真實的幸福!
  • 2019/12/27 21:35:41 18
    封清的文章很質感,很觸動靈魂。故特意登錄點贊。言宋老師說得對,“水利是農業的命脈”是毛澤東同志經典話語。
    當過兵,打過越南人;讀過書,做過教書人;想經商,去做生意人;沒能耐,又像官場人;終不忘,還是武岡人。
  • 2019/12/29 10:58:34 14
    七月里,接到父親電話,說是叔叔過身了,從查出病癥到去世,只經歷了短短的兩個來月。坐高鐵到洞口,過了高沙,一路逆著幸福渠而上,滿眼是無邊無盡的綠色,溪水潺潺,平緩而清澈。下葬時,抬柩的、主事的都是白發蒼蒼的父輩,所以心中頗多感慨。感謝各位的留言指正,謝謝。
  • 2020/2/8 22:32:17 0
    很久沒有來人網了,也很久沒有寫文章了,也許是生活的壓力太大,沒有了心思。每當我看到大片的良田變成了所謂的開發區,變成了所謂的別墅,我心里發慌。中國的糧食依賴進口,一旦發生戰亂,糧食進不來,很多人會餓死。什么8億耕地是紅線,簡直放屁,我看2億都沒有了。
    1988年樅樹山學校畢業;1992年參加工作;1997年下海;2008年回湖南。 自詡為國內優秀的納米粉體材料制備技術專家,獲取國家發明專利12項。

作者資料

  • 封清
  • 來自:灣頭橋
  • 現在:長沙市
  • 性別:
  • 注冊時間:2014/8/20
  • @TA留言

個人專輯

街机奔驰宝马单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