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武岡人網首頁 > 武岡文學 > 冷面書生的文學圈 > 都梁風 > 一個女人的歷史作用

一個女人的歷史作用

作者:冷面書生  |  2019/12/24 22:46:36

一個女人可以改寫歷史

有人說,世界之大,人口之多,不會因為某一個人的存在而有多大變化,這種說法是錯的。試想:如果沒有毛澤東,就不會有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。雖然新中國的誕生與無數革命者艱苦卓絕的努力奮斗是分不開的,但是沒有毛澤東的戰略轉移,紅軍已被蔣介石徹底剿滅了。

如果沒有鄧小平,中國就沒有改革開放,沒有改革開放,中國的現狀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。如果當年鄧小平和劉少奇他們一樣,被徹底革命了,華國鋒就會穩坐釣魚臺,華國鋒是“兩個凡是“的忠實推行者和執行者,那么如今中國還在走集體化道路,至于社會情形如何,那就只有讓我們去想像,但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。

所以,不能忽略某個人的作用,在此,我要說的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女人的存在,便改寫了歷史。這個人就是明末清初名妓陳圓圓。

一代名妓陳圓圓出身于貨郎之家,少女時便艷驚鄉里。她的一生與數個男人糾纏,更因與吳三桂的艷事而留名歷史。

因家家境貧窮,父母將其寄養于經商的姨夫家中。圓圓冰雪聰明,詩詞歌賦,一點就通。時逢江南年谷不登,重利輕義的姨夫,將圓圓賣給蘇州梨園。圓圓初登歌臺,扮演《西廂記》中的紅娘,人麗如花,似云出岫。鶯聲嚦嚦,六馬仰秣,使臺下看客凝神屏氣,入迷著魔。圓圓遂以色藝雙絕,名動江左。

冒辟疆在《影梅庵憶語》中曾說到:“婦人以資質為主,色次之,碌碌雙鬢,難其選也。慧心紈質,淡秀天然,平生所見,則獨有圓圓爾。”而就是這樣的色藝冠絕,成就了陳圓圓悲劇的一生。也為明、清、闖王李自成的三角逐鹿天下時最終以清勝利而告終。

大才子冒辟疆途經秦淮,對這位名滿江南的絕麗佳人一見傾心,而就是這樣的一見鐘情,卻成為了圓圓多舛一生的起點。兩人原本相約一生相守,不離不棄,卻因為冒父的離任調職而勞燕分飛。這是陳圓圓的第一次失戀,也是她經歷過的第一個傾心男人。

一日,崇禎皇帝朱由檢的大舅子田弘到江南游玩,在妓院里碰見了正值二八佳齡的紅歌妓陳圓圓,陳圓圓不但歌舞出色,詩畫俱佳,更有一種動人心弦的神韻,絕非一般美女可比。

田弘當即被她的美麗容貌和甜美歌聲所吸引,就半帶強迫地把她買了下來。那時專寵后宮的貴妃妹子一病不起,靠裙帶關系坐享容華的田弘擔心人走茶涼,為了博得皇上的歡心,竟別出心裁地把陳圓圓作為進貢的禮物奉獻給崇禎皇帝。可那時正值明朝末年,內有起義軍風起云涌,外有滿人虎視眈眈,弄得大明朝廷搖搖欲墜。

崇禎皇帝被折騰得焦頭爛額,沒有興趣在女人身上下功夫,對陳圓圓只是欣賞,沒有收納之意。陳圓圓在宮中盤桓了兩三個月,終究沒能投入皇帝的懷中,田弘只好打發她返回了田府。

陳圓圓進宮時滿載著希望,如今卻一無所成地回來了,田弘當然心中不快。陳圓圓在田府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,被貶到歌舞班中充當歌舞姬。當然,陳圓圓絕不沉沒于田弘的歌舞班中,她更精彩的人生逐漸向她走來。

隨著明廷內憂外患的形勢越來越嚴峻。李自成的勢力已越過寧武關、居庸關,直逼京師;滿清軍隊也從東北面發起進攻。危急關頭,明朝廷下詔吳三桂以總兵身份統領大軍鎮守山海關。

吳三桂是原錦州總兵吳襄的兒子,能騎善射,智勇過人,曾中過武舉。崇禎初年,吳襄因貽誤戰機而被革職,同時吳三桂則升為寧遠總兵。清兵進攻寧遠時,來勢兇猛,明朝的軍隊則軟弱懈用,致使寧遠失守,吳三桂因之被連降三級;后來,吳三桂痛定思痛,加緊操練兵馬,使他的部下成為一支勁旅,完全有能力抵抗清兵不得入關。

如今國難當頭,急需將才,所以朝廷又提拔他鎮守國門,還連帶起用他父親吳襄為京營提督。一時間,吳家父子兵權在握,成了京城里的熱門人物,亂世之時誰都想得到軍隊的庇護,所以吳三桂離京赴任時,京城里的達官顯貴紛紛設宴為他餞行,想為自己今后找下個靠山。

田弘自然也不落后,在府中擺下珍肴美酒款待吳總兵。這天,除了數不清的山珍海味呈列在吳三桂面前外,還有田府中絕色的歌舞姬陳圓圓在席前奉歌獻舞。一陣悠揚清新的絲竹聲后,陳圓圓身披白紗舞衣從重重簾幕中緩緩飄出,就好像一朵白云飄到了大廳之中。

她淡掃蛾眉,輕點朱唇,淡雅中露出一種超塵脫俗的氣韻來;輕舒長袖,明眸含笑,那笑便像煙霧籠罩著的牡丹花,朦朧而誘人心醉;一段輕舞后,在廳中站定,隨著動人心弦的樂器聲,唱起了小調,那聲音仿佛從遙遠的天際飄來,輕悠悠地蕩入聽者的心底,宛如清泉澆身般的清爽。這舞這歌,把上座的吳三桂迷得欲醉欲仙,捧著酒杯,眼癡迷迷地盯著陳圓圓,好半天忘了喝酒,也不知擱下酒杯。

陳圓圓歌罷,奉田弘之命捧了銀壺來為吳總兵斟酒。吳三桂心蕩神移地接了酒,一飲而盡。陳圓圓曳著長裙飄然入內,吳三桂的目光隨之而去,良久都不曾收回。

宴散前,吳三桂終于按捺不住,悄悄對田弘說:“倘以圓圓送我,戰亂之時,我會先保貴府,再保大明江山!”田弘會心地點了點頭。第二天,吳三桂派人帶了千兩黃金作聘禮,到田府求婚。而田弘早已準備好豐盛的嫁奩,當天就親自把陳圓圓送到了吳家。

此時邊關戰事已急,吳三桂王命在身,可他還是擠時間舉辦了隆重的納妾之禮,只等享受了洞房花燭夜,再啟程赴任。這一夜新郎新娘早早入了洞房,只為良宵苦短,一刻千金。

無奈好夢易醒,兩人尚興猶未盡時,屋外已響起大軍開拔的號角。吳三桂攬衣推枕,匆匆梳洗完畢,門外已傳來稟報:“鞍馬已備好。”這時,陳圓圓面帶紅暈地倦倚床頭,釵橫鬢亂,淚光瑩瑩,吳三桂看著她,怎么也挪動不了腳步,回過身來擁抱著她,在門外又響起催報聲,才不得不一步三回頭地走出了房門。

吳三桂離開京城不久,闖王李自成便率大軍攻入了北京,建立了大順王朝。城中舊臣遺老全部遭到了搜捕,吳襄及全家也在其列,而陳圓圓的美貌被闖王看中,于是被奪為侍妾。“大順帝”李自成逼迫吳襄寫信給吳三桂,勸他來京受降,否則要他全家性命。

信派專使送到了山海關吳三桂手中,見信后,吳三桂動了心,他深知大明皇朝已無重興的可能,不如干脆順應時勢,歸附了李自成,也好保全家人的性命。如果沒有陳圓圓,吳三桂也許就理所當然的投靠了李自成,李自成的霸業就穩如泰山了。

這時吳三桂突然想起了陳圓圓,在他的想象中圓圓應是和家人一同在押,可他還是不放心,便隨口問了一句:“陳夫人現在何處?”來使覺得陳夫人不過是一小妾身份,情況無礙大局,便如實相告:“陳夫人已被闖王收入府中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吳三桂頓時火冒三丈,怒吼道:“豈有此理!”隨即抽出佩劍,一劍砍下來使的頭顱,他的打算也隨之徹底改變了。

吳三桂自忖光憑自己的兵力與闖王交戰難操勝券,于是派副將楊坤持書到滿清大營,乞求睿親王多爾袞出師相援,準備好好地懲罰一下李自成的大順王朝,以泄痛失圓圓之恨。如此一來,他是準備以父母妻子的性命作代價的,而且還裝模作樣地致書父親說:“父既不能為忠臣,兒安能為孝子乎?兒與父訣,不早圖,賊雖置父鼎俎旁以誘三桂,不顧也!”堂而皇之地以盡忠于大明皇朝為借口,來賠上全家的性命。

豈不料請清兵滅大順國,將來的天下無疑為滿清人所坐,那不就是背叛民族的利益,引狼入室了嗎?為了心愛的陳圓圓,家人也好,民族也罷,吳三桂已顧不了那么多!

吳三桂竟然開關引清兵通往北京,正合多爾袞的心意,他立即發兵入關。李自成偵知清兵逼近的消息,就親自率領二十萬大軍向東迎去,同時帶上了吳襄作為人質。由于清軍與吳三桂的兵馬并肩作戰,致李自成大敗。

李自成一怒之下,馬前斬殺了吳襄,并將他的首級懸掛在高竿上示眾,回師京城后又殺了吳家老少共三十八口。

清兵緊追不舍,李自成眼看大勢已去,只好帶上京城的金銀財寶撤回陜西故地。臨走時本想帶著陳圓圓,陳圓圓卻認認真真地勸告說:“妾身若隨大王西行,只怕吳將軍為了妾身而窮追不舍;不如將妾身留在京師,還可作為緩兵之計!”李自成聽了以為頗有道理,就留下了陳圓圓。

可惜那邊吳三桂并不知道陳圓圓留在京城,揮師緊追李自成的殘部,一心奪回心愛的女人。一直追到山西絳州,忽然京師有人來報,說是已在京城尋獲了陳圓圓,吳三桂喜不自勝,立刻停兵絳州,速派人前去接陳夫人來絳州相會。

陳圓圓來到絳州時,吳三桂命手下的人在大營前搭起了五彩樓牌,旌旗簫鼓整整排列了三十里地,吳三桂穿著整齊的戎裝親自騎馬出迎,其儀式之隆重決不亞于迎接圣駕降臨。

這一夜重會之歡勝似當初洞房新婚,營帳中點起了紅燭,掛起了芙蓉帳,喝過重逢喜酒的吳三桂緊緊摟住失而復得的陳圓圓。陳圓圓經歷了劫難,又受奔波之苦,神色帶有幾分倦態,卻更加顯得嬌憨嫵媚,讓吳三桂憐愛得心尖發痛。全家三十九人慘死的悲痛被他拋諸腦后,一心一意地享受著陳圓圓的魅力,一任李自成殘部渡過黃河回了陜西。

此時京城里也正熱鬧,多爾袞組織人馬隆重地迎接清世祖順治帝入關,在北京建立了大清朝廷,準備全盤控制整個江山。為了表彰吳三桂開關請兵之功,清朝廷冊封他為平西王,并賞銀萬兩,吳三桂竟然也不假思索地接受了下來。這樣一來,當初請兵相助的初衷完全變了質,不折不扣地成為開關延敵的民族叛徒。

崇禎帝自縊殉國后,福王朱由崧在南京重新組建了南明新朝廷。新朝廷深知吳三桂手握重兵,舉足輕重,因而遣特使前往絳州,欲封吳三桂為薊國公,并從海路運米三十萬擔、銀五萬兩犒勞吳軍。

不料吳三桂因已受封于清廷,不肯再接受南明皇朝的這一套,他已經決定徹底歸附于滿清手下。陳圓圓曾起心勸吳三桂棄清返明,以盡忠義之道,可惜吳三桂已是執迷不悟,一門心思地追隨清廷。

清順治二年(1645年),吳三桂繼續協助清兵西討,由山西渡黃河入潼關,攻克西安,將李自成的主力徹底消滅。隨后,他又風塵仆仆,東征西伐,為清廷統一中國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最后他為清廷拿下了西南一帶,將最后一個南明小朝廷——永歷皇朝趕往緬甸,清廷詔令他坐鎮云南,總管西南軍民事宜。此時已是順治十四年(1657年),吳三桂可以說是功成名就,他將五華山的永歷皇宮重加修葺,建成了平西王府,躊躇滿志地經略所轄領地,儼然就是西南邊地的土皇帝。

在吳三桂戎馬倥傯的那些年里,陳圓圓緊隨其左右,為他消愁增樂,簡直成了他的精神支柱。可是在政途選擇上,吳三桂并不聽從陳圓圓的勸導,不惜將曾是自己君主的大明皇朝置之死地,也為太平天國的復滅起到關鍵作用,使大江南北掀起滾滾硝煙。陳圓圓默默看著這一切,不免黯然神傷。

在昆明穩定下來后,吳三桂冠冕堂皇地以王爺自居,并提出封陳圓圓為平西王妃,不料陳圓圓卻不肯接受,她提出:“妾出身卑微,德薄才淺,能蒙將軍垂愛已屬萬幸,實在不配貴為王妃,寧愿作侍妾追隨將軍左右!”陳圓圓此舉著實令吳三桂費解,別的女人不惜爭風吃醋為的就是一個名位,她竟然把送上門的恩惠拱手推出。

為何陳圓圓會做出這樣不可理喻的事來呢?且看她此時寫的一闋“丑奴兒令”:

滿溪綠漲春將去,馬踏星沙,雨打梨花,又有香風透碧紗。

聲聲羌笛吹楊柳,月映官街,懶賦梅花,簾里人兒學喚茶。

詞中所繪并非眼前之景,而是此時之情,滿懷落寞消沉,便是陳圓圓這時的心境。經歷了十幾年的坎坎坷坷,慣看了人世間的沉浮起落,生生死死恍如過眼煙云,她對一切都已看淡。

何況她也明白,為了自己吳三桂不惜引外族入關,毀滅大順王朝,背棄朝廷及家人,落下了重重罪名,這一切雖然談不上是她的過錯,可畢竟與她有關,讓她自感罪孽深重,哪里還有什么心思去做王妃。

順治十八年(1661年),吳三桂以兵勢從緬甸索回了永歷皇帝,陳圓圓認為這是擁明復清的好時機,連忙力勸吳三桂趁此機會推出永歷帝,對清廷反戈一擊。她深切地說:“如此可成不世之功!”然而吳三桂卻不想放棄到手的權位重新立馬橫刀,居然將永歷帝絞殺了。天下人為之大失所望,陳圓圓更是心灰意冷,深感已到萬劫難復的地步;而那些所謂的紅顏禍水、所謂的禍國殃民,所有國破家亡、所有骨肉疏散的痛苦和罪名,卻都傾注到了這個可憐的女子的身上。

王朝坍塌的碎瓦,無奈地砸破了一個女子的豆蔻年華;歷史顛覆的戰車,無情地碾碎她柔弱的希望。于是她上書吳三桂,欲出家到洪覺寺蓄發為尼。吳三桂再三勸說也沒用,只得順了她的意。并專為她修了一座寺廟,賜名“金蟬寺”。圓圓由玉林國師賜名“寂靜”,號“玉庵”,在金蟬寺帶發修行。

不久,吳三桂自號周王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,蓄發,改穿明服,扯旗造反了。吳三桂出征后的第六年,即康熙十八年(1679年),在湖南衡陽草草稱帝,改元昭武。稱帝之日感了風寒,竟一病不起,五個月后就一命歸天。

清軍很快消滅了吳軍,向昆明全境進擊,將吳三桂全家抄斬。圓圓因已出家,不在抄斬之列,但癡情的她卻以死相報,投池自盡,安睡于荷花盛開的蓮花池中……

陳圓圓實在是個悲劇人物,她何嘗想卷入洶涌的時代潮流,只因她出眾的美色和才智,在急浪和漩渦中度那不安寧的生活。然而由于她貌美藝絕,是一個天生的尤物,因此成了很多有權勢的男人們爭奪不已的獵物。不公平的命運擺布著她,裹脅著她,使她身不由己,隨波逐流,終于走上一條不歸路。

自古紅顏多薄命,鼎湖當日棄人間,破敵收京下玉關。慟哭六軍俱縞素,沖冠一怒為紅顏。

一個女人的歷史作用(圖片1)

一個女人的歷史作用(圖片2)

一個女人的歷史作用(圖片3)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關注武岡人網微信公眾號

關注武岡人網公眾平臺

熱門評論
網友評論按相關要求,回帖需審核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審核您的回帖。
免責聲明:本站資料除作者特別聲明原創之外,其他均來自網上,若侵犯你的權益請告知,本站獲通知后將立即刪除!
Copyright © 2006-2020 武岡人網   法律顧問:北大律師周君紅   ICP證:湘ICP備12002894號-1  
街机奔驰宝马单机版 大地棋牌官网登录 辉煌棋牌苹果版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六合在线 南大光电股票代码 金开元所有棋牌 腾讯欢乐捕鱼贴吧 一副麻将如何摆连连看 什么麻将游戏可以真人玩 江苏7位数预测 股票资产配置? 棋牌游戏注册送25? 平特一肖是怎么算的 *股票涨停板公式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中超联赛官网